您好,歡迎光臨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欄目導航

聯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區昆緯路88
     號新聞大廈1層
郵  編:300241
電  話: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傳  真:(022)26453133
南開分所:天津市南開區南門外大
     街律師大廈14層
電  話: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傳  真:(022)27318806
網  址:www.xqsdjo.com.cn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咨詢熱線

瞞著父母登記結婚 婚房歸誰?

更新時間:2013-12-03   編輯:Admin  瀏覽次數:0

基本案情:

   2006年8月,李先生與王女士在雙方父母均不知情的情況下登記結婚。同年9月,李先生的父母為其購買婚房一套,登記在李先生名下。同年11月,李先生的父母才知其子已偷偷登記結婚。婚后不久,王女士提出將該房屋登記為二人共有,遭李先生拒絕。王女士遂訴至法院要求確認自己為該房屋的共有權人。

法院裁決:

   法院認為,該房應屬于被告一人所有,判決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精彩代理詞:

尊敬的審判員: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八條之規定,擊水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告李某的委托,指派我們擔任原告王某與其房屋確權案的一審訴訟代理人。現根據事實和法律,并結合庭審情況,我們發表以下代理意見,希望審判員能夠給予充分考慮。

    首先,就原告及其代理人的法庭陳述及原告一審訴訟代理人的代理意見作出以下反駁:

    1、原告關于原、被告登記結婚的背景陳述存在多出矛盾之處。主要有:

     其一、在本案第二次開庭筆錄第3頁倒數第一行中,原告稱:“……”本案中,原、被告均承認:雙方于2006年7月31日登記結婚。既然如此,原、被告雙方的父母怎么可能會在2006年7月31日前知道原、被告結婚登記的情況呢?

     其二、在本案第二次開庭筆錄第3頁倒數第一行與該筆錄第4頁正數第一行中,原告稱:“……雙方父母都在7月31日前知道我們結婚登記的事實,但是我一直跟被告說我的父母不知道……”如果原、被告雙方的父母都知道原、被告結婚登記的事實,那么原告為何一直對被告說原告的父母不知情呢?令人費解。

     其三、在本案第二次開庭筆錄第2頁正數第二行至第三行中,原告稱:“……登記結婚前多次見雙方的父母,見過被告父母后很滿意,急切想把婚事定下來……”若果真如此,原告為什么會在被告提交的其與原告的談話錄音中承認原、被告偷取各自的戶口簿在背著各自父母的情況下辦理結婚登記呢?

     2、原告及其代理人就本案房屋總價及出資情況的陳述前后不一。

     在本案第一次開庭筆錄第4頁正數第十六行中,原告代理人認可本案訴爭房屋總價為826211.33元,但是在本案第二次開庭筆錄第2頁正數第五行中,原告卻說:“……房屋總價款69萬……”。

     在本案第一次開庭筆錄第4頁正數第十八行中,原告代理人說:“……被告父母出資多一點,出資40多萬……我們出資20多萬……出資29萬就是贈與原被告夫妻的。”但是在本案第二次開庭筆錄第2頁正數第四行中,原告卻說:“……房子我們家出28萬,被告家出了21萬……”。

     值得一提的是,原告母親在本案第一次庭審中默默無語,在本案第二次庭審中卻“振振有詞”。再者,就本案訴爭房屋的總價及出資情況,原告一方在本案第一次庭審中的回答模棱兩可,在本案第二次庭審中的回答卻“有板有眼”。為何有如此強烈的反差?!

    3、原告關于本案訴爭房屋貸款情況的陳述與實際情況有出入。

     在本案第二次開庭筆錄第2頁正數第十二行中,原告稱:“……房屋貸款20萬,還貸2006年8月開始……”根據被告提交的《天津市個人住房公積金(組合)貸款抵押借款合同》第六條第(一)項的規定,被告作為借款人(乙方)應當自借款發放起次月還款。而該合同的簽訂時間是2006年8月23日。因此,還款時間最早也應該在2006年9月,即從2006年9月開始還貸。

    4、原告訴訟代理人認為被告父母應當于2007年1月就本案訴爭房屋提起確認之訴的說法不能成立。在本案第三次庭審中,原告訴訟代理人認為,如果本案訴爭房屋確系被告父母對被告的單方贈與,而被告父母給被告買房時又不知道原、被告登記結婚的情況,那么當被告父母知道原、被告登記結婚的情況后,應當立即或者很快就本案訴爭房屋提起確認之訴。被告代理人認為,如果被告父母起訴請求確認本案房屋的所有權人,則存在原告不適格的問題。另外,被告在剛與原告結婚后就本案訴爭房屋提起確權之訴顯然有違人之常情。

    下面,被告訴訟代理人從以下三個方面發表代理意見:

    一、本案訴爭房屋價款共計826211.33元,其中被告父母出資626211.33元,被告以個人名義貸款20萬元。

    本案訴爭房屋系二手房,位于天津市某小區7-11-305。本案訴爭房屋的房產價款共計826211.33元人民幣。其中,被告提交的《天津市房產買賣協議》項下的首付款490000元人民幣,契稅10350元人民幣,轉讓手續費336.33元人民幣,圖紙資料費20元人民幣,登記費80元人民幣,印花稅345元人民幣,登記抵押費80元人民幣,合計501211.33元人民幣。天津市正孚房地產經紀中心負責本案訴爭房屋交易資金的代收代付。2006年8月21日,被告之母將上述501211.33元人民幣從其帳戶轉入天津市某房地產經紀中心在天津市建設銀行設立的專用帳戶。本案訴爭房屋的裝修補償金計125000元,已由被告之母以現金方式全部交給賣方。另外,被告李某以個人名義貸款20萬元,并一直以其公積金還貸至今。

     顯然,本案訴爭房屋并非如原告所稱系由原、被告共同出資,共同還貸。被告訴訟代理人認為,從本案訴爭房屋的出資情況來看,本案訴爭房屋系由被告父母出資購得。

     二、被告父母出資購買本案訴爭房屋時不知道原、被告登記結婚。

     2006年7月31日,原、被告在雙方父母均不知情的情況下,偷取各自的戶口簿,登記結婚。2007年1月份,被告李某的父母才知道原、被告登記結婚的事實。而被告父母出資購買本案訴爭房屋是在2006年8月。

    三、本案訴爭房屋系被告父母對被告一方的贈與。

  本案中,被告父母在不知道原、被告登記結婚即被告父母認為被告沒有結婚的情況下,出資為被告一人購買本案訴爭房屋,顯然是對被告一個人的贈與。自本案第一次庭審以來,被告的陳述與辯駁、被告父母及另外兩名被告的證人的證言都能印證這一點。

   《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八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為夫妻一方的財產:

……

  (三)遺囑或贈與合同中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

……”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結婚前,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自己子女的個人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雙方的除外”

  本案中,被告父母出資為被告購買本案訴爭房屋時不知道原、被告結婚登記的情況即以為被告沒有與她人結婚。因此,從被告父母的角度來看,他們為被告出資購房的行為發生在原、被告結婚登記之前。在這種情況下,被告父母無需向其他任何人明示單方贈與的意思是符合生活常理的;更何況,被告父母為被告出資購房時認為被告仍系單身,能去向哪個“她”作出單方贈與的意思表示呢?因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八條的上述規定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二條第一款的上述規定,本案訴爭房屋應當認定為被告父母對被告個人的贈與即被告個人財產。這種理解即符合公平、公正、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則,也符合被告父母的真實意愿。

  退一步講,“對于夫妻婚后父母出資購買房屋產權證登記在出資者自己子女名下的,從常理出發,可認定是明確向自己子女一方的贈與……”(引自《民事裁判標準規范》,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第189頁,吳慶寶主編)。本案訴爭房屋由被告父母出資,產權證登記在被告一人名下。

  綜上,本案訴爭房屋系被告的個人財產,而非夫妻共同財產。原告要求確認本案訴爭房屋系夫妻共同財產缺乏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應當予以駁回。

  以上代理意見敬請審判員予以參考,并懇請予以采納!

    謝謝審判員!

委托代理人:潘強、任波

擊水律師事務所律師

律師心得

     本案是一起房屋確權糾紛案。原、被告雙方系夫妻關系,二人就婚后住房的權屬發生爭議。女方訴請法院確認訴爭房屋系夫妻共同財產,男方則認為本案訴爭房屋系其個人財產。委托人系男方即本案被告。

     在與委托人及其父母充分溝通后,承辦律師了解到:訴爭房屋總價款包括首付款及貸款。其中,被告父母出資首付款(占房屋價款總額的75.79%),被告以個人名義辦理貸款,并且以其個人住房公積金償還全部貸款。另一方面,原、被告偷取各自的戶口本,背著雙方父母,辦理了結婚登記。也就是說,原、被告登記結婚時,被告父母并不知情。承辦律師分析認為,訴爭房屋可以視為被告父母對被告一方的贈與,應歸被告個人所有。確立辦案思路后,承辦律師迅速準備證據材料。

     本案歷經三次庭審。庭審焦點是訴爭房屋究竟是男方一方出資還是男女雙方共同出資,是男方一方還貸還是男女雙方共同還貸。第一次庭審中,原告無法說明本案訴爭房屋的價款構成及總額,竟然謊稱原告也出過資,且與被告共同還貸。相反,被告及其承辦律師對法官關于本案訴爭房屋出資與還貸情況對答如流,回答精準。這得益于被告及承辦律師在庭前的充分準備。第二次庭審中,原告提供了一份錄音材料,試圖否認被告一份出資證明的真實性。鑒于該份錄音材料內容模糊不清,承辦律師當庭申請證據保全,得到法官的當庭支持。庭后,經仔細核對錄音內容與原告提交的相應文本,被告與承辦律師發現了其中許多漏洞,于是在第三次庭審中從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與合法性三個方面深刻剖析,全面反駁,最終使得法官沒有采信原告的該份重要證據。三次庭審中,承辦律師與原告爭鋒相對,有力地戳穿了原告的謊言,維護了被告的合法利益。

    法院最終認為原告未能提供充足的證據支持其訴訟請求,并據此判決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被告勝訴!委托人對案件結果十分滿意,對承辦律師的工作十分滿意。

    此案發表于2009年9月20日(總第4407期)人民法院報《瞞著父母結婚 婚房歸誰?》并且本案榮獲2009年擊水十大民事經典案例第七名

 

案件總結:范亞楠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 二分彩 陕西快乐10分 迈阿密网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6+1 杜德配资 股票期货和股票指数期货 必赢体育篮球比分球探体育 重庆快乐10分 基金认购和申购的区别 东京热种子百度网盘资源 怎么买美国股票指数 股票行情002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