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光臨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欄目導航

聯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區昆緯路88
     號新聞大廈1層
郵  編:300241
電  話: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傳  真:(022)26453133
南開分所:天津市南開區南門外大
     街律師大廈14層
電  話: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傳  真:(022)27318806
網  址:www.xqsdjo.com.cn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咨詢熱線

困難企業職工工傷該咋辦?

更新時間:2013-12-03   編輯:Admin  瀏覽次數:0

案情簡介:

     張某在2006年因公負傷,同年11月被天津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認定為工傷,2008年天津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為九級傷殘,但由于其所在企業天津市運輸某廠被定為天津市困難企業,并于2008年3月參加整體分流安置職工實施方案。因此,張某產生的醫藥費、交通費等相關費用3所在單位請求支付遭到拒絕,遂向仲裁提起申請。天津市某區仲裁委員會支持了張某的部分申請,但被申請單位卻不服仲裁判決,提起訴訟。

法院判決:

   駁回原告單位的所有訴訟請求,使委托人張某的利益得到維護。

劉建律師代理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擊水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張某的委托,擔任其一審訴訟代理人,現根據事實和法律發表如下代理意見:
原告依法應當全額支付被告法定的工傷賠償,理由如下:
      一、工傷雙重賠償,原告應當承擔全額工傷保險賠償。
     1,第三人侵權與工傷事故競合,勞動者獲得雙重賠償有充分的法律依據。
(1)、2004年1月1日生效的《工傷保險條例》,規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各類企業的職工和個體工商戶的雇工,均有依照本條例的規定享受工傷保險待遇的權利。其未對第三人侵權造成工傷的情形做出明確規定,但也沒有未對第三人侵權造成的工傷賠償問題進行限制。對此問題,2004年5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規定:依法應當參加工傷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的勞動者,因工傷事故遭受人身損害,勞動者或者其近親屬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用人單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告知其按《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處理。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賠償權利人請求第三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上述規定的第一款是規范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工傷保險關系,因此發生爭議的應當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處理。第二款是規范用人單位以外的侵權第三人與被侵害職工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非常明確地規定勞動者向第三人提起人身損害賠償應當支持。明確肯定了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的,勞動者可請求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所以,當工傷事故與第三人侵權發生競合時,受害職工可以分別依照不同的法律獲得救濟。
     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身損害賠償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新聞發布會上,最高院副院長在答記者問中也講到“如果勞動者遭受工傷,是由于第三人的侵權行為造成,第三人不能免除民事賠償責任。例如職工因工出差遭遇交通事故,工傷職工雖依法享受工傷保險待遇,但對交通肇事負有責任的第三人仍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另根據這一司法解釋的主要起草人、原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審判長、高級法官陳現杰博士,在《<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理解與適用》中的論述,也十分明確地闡明了應當雙重賠償的觀點,陳博士在闡述關于工傷保險與民事損害賠償的相互關系時說:“《解釋》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等相關法規規定,并征求國務院法制辦以及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的意見,對工傷保險與民事損害賠償的關系按照混合模式予以規范。混合模式的實質,就是在用人單位責任范圍內,以完全的工傷保險取代民事損害賠償。但如果勞動者遭受工傷,是由于第三人的侵權行為造成,第三人不能免除民事賠償責任。例如職工因工出差遭遇交通事故,工傷職工雖依法享受工傷保險待遇,但對交通肇事負有責任的第三人仍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這是因為工傷保險與第三人侵權是兩個不同的法律關系,第三人的侵權賠償是普通民事賠償,屬于“私法”領域的賠償,工傷保險賠償是社會保險待遇的賠償,屬于“公法”(社會法)領域的賠償,二者性質不同,不可替代。而且我國法律亦沒有規定在兩者發生競合時,工傷保險經辦機構可以扣減工傷保險待遇,所以,工傷職工在獲得侵權責任人的賠償后,仍有權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享受工傷保險待遇。
     (2)、2006年10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解釋(二)》)第六條規定“勞動者因為工傷、職業病,請求用人單位依法承擔給予工傷保險待遇的爭議,經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仲裁后,當事人依法起訴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而對第六條的理解與適用時,對該條的條文主旨表述如下:“2、在第三人侵權情況下,勞動者按照普通民事訴訟向該第三人主張民事賠償后,不影響其請求用人單位依法承擔給予工傷保險待遇”(參見黃松有主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最高人民法院勞動爭議司法解釋的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232頁)。
     《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促進勞動關系和諧穩定》即2006年8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負責人就《解釋(二)》答記者問就明確表示第三人侵權與工傷事故競合的,勞動者有權獲得雙重賠償。其原文如下“在司法實踐中有一個問題長期以來有爭議,就是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行為造成勞動者工傷的如何處理,是否可以在得到民事侵權賠償后享受工傷待遇?《解釋(二)》第6條明確,勞動者因為工傷、職業病,請求用人單位依法承擔給予工傷保險待遇的爭議,經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仲裁后,當事人依法起訴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也就是說,不論什么原因造成的工傷,受傷職工(包括工亡職工的近親屬)都可以依法享受工傷待遇。當然,依照法律規定,工傷賠償案件中,只有請求用人單位給付工傷待遇的爭議屬于民事案件,請求工傷保險經辦機構給予工傷保險待遇的爭議則屬于行政案件,要通過行政訴訟的途徑予以解決”。
     2、雙重賠償是維護法的權威和統一。
     從法的權威性來看第三人侵權造成的工傷賠償問題。我國法律明文規定了第三人侵權時,當事人的兩種救濟途徑。根據法的權威性,人們權利、義務的行使需依賴一定的法律為基礎。既然我國法律并未限制當事人兩種權利的享有,故任何主體不得剝奪當事人的兩種救濟權利。   
從法的統一性來看第三人侵權與工傷競合問題。我國明確規定工傷保險賠付與民事侵權損害賠償竟合問題的立法主要有《職業病防治法》、《安全生產法》、《工傷保險條例》和最高院《人身損害賠償解釋》、《勞動爭議解釋(二)》。
     《職業病防治法》第52條規定,職業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傷保險外,依照有關民事法律,尚有獲得賠償的權利的,有權向用人單位提出賠償要求。《安全生產法》第48條規定,因生產安全事故受到損害的從業人員,除依法享有工傷社會保險外,依照有關民事法律尚有獲得賠償的權利的,有權向本單位提出賠償要求。
結合《職業病防治法》和《安全生產法》來分析《工傷保險條例》與最高院《人身損害賠償解釋》、《勞動爭議解釋(二)》,我們不難得出工傷賠償權利人在要求第三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同時也可以申請要求工傷保險待遇。
     3、實行雙重賠償符合我國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的立法意圖。
     實行雙重賠償符合我國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的立法意圖,也并不會增加企業和工傷經辦機構的負擔,對企業和工傷經辦機構是公平的。
     這其實是個觀念問題,不免除民事賠償以外的工傷賠償有利于加強其安全生產意識,這并不等于讓弱者占便宜。原告不能因被告獲得民事賠償而減輕其應當承擔的責任。對于民事賠償與工傷保險的競合,承認雙重賠償的請求體現了目前主流的立法趨勢和司法實踐趨勢。 
并且在《工傷保險條例》2003年4月27日由國務院375號令公布后,為配合《工傷保險條例》的實施并對相關問題進行探討,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勞動法與社會保障法研究所于2003年12月2日召開了“工傷保險法理論與實務研討會”。參加會議的代表包括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中國政法大學、西南政法大學、湖南大學、北京交通大學、云南大學等院校的教授,和最高人民法院、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中華全國總工會、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廣西高級人民法院、北京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等實際部門的專家,以及從事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實務的律師和有關法律工作者。會議集中研討的內容之一就是“工傷賠償與民事賠償的竟合”,而眾多法學教授和高級法官包括《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者,對賠償競合時均明確認為勞動者有權獲得雙重賠償(詳見中國律師網《工傷保險法理論與實務研討會記錄》)。
     4、實行雙重賠償符合我國保險行業法律的規定。
     嚴格說來,我國工傷保險應該屬于人身保險的一種,社會保險,也是保險。商業保險和工傷保險各有其權利義務既然各自履行了義務,就應享有權利。依據:《保險法》第68條規定“人身保險的被保險人因第三者的行為而發生死亡、傷殘或者疾病等保險事故的,保險人向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給付保險金后,不得享有向第三者追償的權利。但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仍有權向第三者請求賠償。”該規定從法理上表明:被保險人可以獲得兩個以上賠償。被告在因車禍享有的人身損害賠償權利的同時,仍享有工傷保險約定的權利,這是兩種不同的法律關系。這兩項權利的獲得都是由于法定事由依法律和約定取得,不是不當得利。因此,被告在得到肇事方賠償后,仍有權向原告主張全額賠償。 
     5、工傷雙重賠償已經我國最高人民法院所確認。
載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6年第8期(總第118期)的《楊文偉訴寶二十冶公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就是為最高人民法院所確認工傷案件雙重賠償的判例。
     該判例在總結中闡述到。“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構成工傷的,勞動者具有雙重主體身份--工傷事故中的受傷職工和人身侵權的受害人。基于雙重主體身份,勞動者有權向用人單位主張工傷保險賠償,同時還有權向侵權人主張人身損害賠償,即有權獲得雙重賠償。在這種情形下,用人單位和侵權人應當依法承擔各自所負的賠償責任,不因受傷職工(受害人)先行獲得一方賠償、實際損失已得到全部或部分補償而免除或減輕另一方的責任” 。
      我國雖然是成文法國家,但為最高人民法院所確認、刊登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報上的案例對全國各地法院的判決均具有指導意義。
     6、工傷雙重賠償已經兄弟高院行文確認。
     如,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魯高法〔2005〕201號《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印發全省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的通知》第一關于勞動爭議案件的處理問題,第(六)關于工傷保險待遇糾紛案件的處理問題規定:“如果勞動者的工傷系第三人侵權所致,按照我國現行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的規定,用人單位仍應承擔勞動者的工傷保險待遇,但勞動者也可追究第三人的侵權賠償責任,即勞動者可以在工傷事故中獲得雙重賠償,但因工傷事故產生的直接費用,原則上不予重復計算。”
   7、《天津市工傷保險若干規定》第二十九條違法,人民法院應逐級報送有權機關作出裁決。
   首先,對于天津市地方政府制定的中工傷補償差額的規定,代理人認為根據下位法服從上位法的原理。地方政府規章的適用應服從《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地方政府規章與《工傷保險條理例》和最高院《人身損害賠償解釋》、《勞動爭議解釋(二)》相沖突的條文規定應歸于無效。
   其次,《天津市工傷保險若干規定》第二十九條的直接來源應該是《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第二十八條,但現行的《工傷保險條例》取消了對賠償競合時不兼得的規定,實質上也是取消了試行辦法的第二十八條。
   最后,根據《立法法》的規定,規章的權限只是執行法律、法規的規定,不能自由創設法律適用的條件,《工傷保險條例》并沒有對第三人侵權與工傷事故競合時作出限制勞動者獲得雙重賠償的規定,亦沒有授權天津市人民政府作出限制性規章。因此,《天津市工傷保險若干規定》第二十九條明顯違法,人民法院應當逐級報送有權機關作出裁決或者不予適用。
    基于以上七點理由,代理人有理由相信工傷雙重賠償是完全合法、合理的,支持雙重賠償的請求體現了目前主流的立法趨勢和司法實踐趨勢。 
   二、本案被告沒有獲得其他民事賠償,原告應當支付工傷保險待遇。
   按照某區人民法院的調解書,可以清楚的看到,案外人沒有對被告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而是基于人道主義精神,在法院的主持下“補償”了精神撫慰金。因此,即使按照原告的主張,工傷保險待遇補足差額部分,因被告沒有獲得案外人分文民事傷害賠償,原告仍應當按照工傷保險待遇支付工傷賠償。
 
              代理意見發表完畢,懇請合議庭予以采納。
 
                                                                                    代理人:劉建
                                                                                    擊水律師事務所律師
                                                                                     2009年3月10日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 任选9场 辽宁11选5 甘肃十一选五 深圳风采 国足新浪体育 股票配资业务员怎么找客户 金钥匙配资 体彩20选5 集乐库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汇新智配资 四川时时彩 浙江6+1